<video id="r4wsp"><th id="r4wsp"></th></video>
    <form id="r4wsp"><th id="r4wsp"></th></form>

    二里半的路

   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: 运城日报 发布者:运城新闻网
    热度0票 浏览115次 时间:2019年1月10日 09:01
      二里半在绛县,绛县有个二里半。
      二里半是个地名。
      原先,绛县人很少知道二里半。去二里半也没有一条像样的路。记得上世纪六十年代我上中学的时候,有天接到县上通知,让我到县上参加“活学活用”讲用会。那是我头一回进县城,就经过如今这个叫“二里半”的地方,确切地说,“二里半”就在去县城路的边上。那时的路是标准的“扬灰路”,不足9米宽的路面,用指头蛋大小的鹅卵石铺了一层,骑着自行车走上去,不由你要拐来拐去寻找石子较细密平坦的地方。碰到上坡,只好推着自行车步行,踩在坑洼不平的石子路面上,脚底板硌得生疼。路上行人稀少,偶尔能碰上人民公社的胶轮马车往地里运粪。走了两个多小时,只见一辆从侯马开过来的长途汽车喘着粗气在二里半爬坡,轮胎碾着石子“咯咯嘣嘣”乱响,惊得路边专心啃草的羊也抬起头来,盯着车轮溅起的铺天盖地的尘土木讷地发呆。路边有两行高低不整的杨树,树叶早就让路上的尘土厚厚地糊了一层,在炽热的酷风里挣扎着,瑟瑟地伸展着已不多的生命绿色。
      二里半这个地名的出现,要追溯到1970年的冬天。那时,随着“深挖洞,广积粮”最高指示的深入落实,国家果断把“三线”建设的主战场摆到了绛县,于是,一批批戴着眼镜、提着行李箱的工程师,一群群穿着工作服、扛着铺盖卷的工人,从五湖四海告别家人,长途跋涉,既整齐又规矩地来到绛县卫庄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安营扎寨。这便是后来人所共知的“二里半”。
      据说汉民族的地名产生有多种缘由,或依山水,或据古典,或谓地产!岸锇搿比床皇钦庋。听第一批进厂的老工人讲,来到这地方后,需要给家里通信,却说不上这是绛县啥地方,于是出门去问在地里干活的当地农民。老农停下手上的活计,指着周边的几个村子说,这里离那几个村子差不多都是二里半,此地正好居中,就叫个“二里半”吧。
      不过,真正让二里半在国内驰名、在国外扬名的,还是省政府在这里设立省级开发区,吸纳美国人来到这里投资以后的事。十多年前,美国一个很大的公司,拿出一亿多美元,承包了“二里半”的一个车间,搞起了国际铸造。在他们精美的名片地址栏里,竟然写着“中国侯马二里半”。二里半不属侯马管,侯马在临汾市,二里半所在的绛县属运城市管,当时运城还没有飞机场,从北京到二里半只能乘火车,在贯通山西的同蒲线上,只有侯马距二里半最近,因而外国人名片印上这样的地址,便不足为奇了。
      随着绛县开发区招商引资力度不断加大,二里半的名气得以迅速提升,用二里半命名的工厂、饭店,乃至公共交通的路标也相继出现。鉴于人们对“二里半”的共知,在最近绘制的新版山西省地图上,赫然印上了“二里半”三个字。
      二里半首次得到官方认可。
      “三线”建设战场铺开后,从战备需要出发,国家从连接二里半的东西两侧,很快修通了省级曲横路。据说当时修路有条原则“自然隐蔽,节钱省地”,于是这条路修得弯弯曲曲、拐来拐去、高低不平也在情理之中了。但不管怎样,沙石路面铺上了柏油,9米路面扩宽到12米,扬灰泛泥的土石路消失了,一条比较规则的三级油路出现了。当时,人们的思想仍然禁锢在“同天斗,同地斗,同阶级敌人斗”的桎梏里,“广阔天地”仍是人们大显身手的主要活动领域,至于出门走路,似乎没有太多的必要。后来,连集贸市场也关闭了。老百姓更是不会冒着政治危险随便上路了。有时,也会有几个人匆匆在路上走过,多半是往县医院抬送孕妇或危重病人。骑车的人也少,偶尔看见有辆自行车驶来,不是邮递员便是带着铺盖下乡的干部。只有按部就班的长途公交汽车从不间断,早上驶过,傍晚返回,偌大的车厢拉着几个零星的客人。大卡车比过去多了,拉着各种战备物资呼啸而过,但同站在田里“促生产”的老百姓并无太大关系。
      那时路被搁浅着、冷落着。
      那时的路是静寂的、空漠的。
      我同二里半的路缘,是从1990年开始的。在县委爬了多年格子后,因身体原因,我找领导要求下基层。出于关心,组织上让我到二里半所在的卫庄镇担任党委书记。
      二里半距县城的八公里路,不算长,当时却很难走。多年前那条为战备而修的曲横线,经过十多年的碾压,在承载了无数吨“三线”建设的物资和绛县二十六万人的生活大任之后,已变得凹凸不平、面目全非了。油面剥落,路基变形,多处有大型拖拉机拱出的深坑和大卡车长期碾留的辙槽,就算吉普车开上去也不是跑,而是在一步一步往前蹦,少数路段更是车骑人才能通过。
      我就是在这个时候走马上任的。商品经济的大潮骤然间涌到路上,路面呈现出从未有过的拥挤和繁忙。搞运输的小四轮在路上不得已跳着蛇形舞,笨重的“解放”“意发”大卡车面对深浅不等的路坑,时走时停,无奈地喘着粗气。做小买卖的摩托车干脆避开油面,沿路肩骑行,骑自行车的人索性避开大道,抄乡间小路绕行进城。更多步行的庄稼人、生意人、赶集人、串亲戚的人则在车与车堵塞的夹缝中,在冲出重围突然加速车辆扬起的尘土中,在运货的“小三马”与农用马车对峙的空隙中,在一阵紧似一阵的喇叭声、埋怨声、叫喊声中,困难地寻找最佳路径。站在远处看去,路是绿色田野中腾起的一道黄土弥漫的屏障,包裹着蓬头垢面的行人与车辆,在空中弥散着,宣泄着膨胀的经济与萎缩的道路的极度不适。
      俨然,路是一条收获的货船,狭窄的船舱,不可能盛下过多的丰收。于是“要想富,先修路”一时成为最时髦的口号。当时的县委决策者们,经过半年的规划和测量,果断地提出了在原曲横线的基础上,新建设一条二级路的构想。
      曲横线全长38公里,拓宽工程需动土38万立方米,而我们所在的二里半,西边是义沟桥,北边是下村坡,沟要填,坡要劈,土方总量不少于27万立方米,按照当时谁的地界谁施工的原则,这就意味着,占全县人口十七分之一的卫庄镇,将要承担全部工程的三分之二的土方量。
      战前动员会上,县上领导也考虑到我们的难处。县委书记解福德见我满脸愁云,拍着肩膀说:“别发愁,下村坡和义沟桥的土方任务大,让城关镇和安峪镇干一半,剩下的工程相信你们能完成!笔O率嵌嗌,十六万土方,好家伙,全路一半的土方工程仍压在了我们肩上。散会时,县长董彩霞叫住我:“你是绛县人,自己给自己修路,多干点不叫吃亏,后人会记住你们!币痪浠八档梦颐涣似⑵。
      当时修路没施工机械,挖土填沟全靠人工,全镇四千多劳力全部撒出去,最快进度一天干不到一千土方。县上要求两个月完成路基工程,照此速度我们得半年。怎么办?有人说给县长要些钱,从外地雇人干。我说没法张口。有人建议买几辆推土机,组织机械施工,可我们根本就没钱。不过,这一招倒提醒了我。第二天一早,我去运城找担任地委秘书长的老领导李桂喜,想请他从别的地方协调几台施工机械。李秘书长说这归卫专员管,把我介绍给当时任副专员的卫瑞才。卫专员知道我的意思后,说他忙,去不了,告我拿上他写的信就行。我十点赶到铝厂,下午五点,便带回了三辆铲运车。使用铲运车是免费的,修理费也不让管,我们只负责加油和师傅们吃饭。这种车以前没见过,能量大得惊人,十分钟转一圈,便是20立方米土垫到路上,三台车人歇车不停,一天的工作量等于全镇劳力干三天。工程如期完成,二里半首次迎来一条宽敞、挺直的二级路。县上组织竣工剪彩时我没去,我不太喜欢鞭炮齐鸣、锣鼓喧天的场面。那天,我独自坐在办公室里,静心回忆修路期间发生的事情,自我欣赏艰辛付出后那份收获的愉悦。
     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,当年我们亲自参加施工、付出过太多心血的二级路,已被历史掀翻到身后,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平坦、宽敞、端直的一级路。去冬以来,绛县开发区的领导同专家们亲自参加了规划和设计,在资金严重匮乏的情况下,管委会主任魏爱军亲自跑太原、颠运城,多方融资一千多万元,保证了道路的正常施工。眼下,一条72米宽、1.2公里长的华信大道,以其时尚、大气的雄姿摆到了世人的面前,使二里半破天荒有了一条像样的街道。道路双向四车道,两边四米宽的绿化带外侧,是七米多宽的非机动车道。两行挺拔雅致的照明灯,在两条绿化带的内侧高高竖起,宛若两道亮丽的风景线展示着二里半的超脱和大度。在青黑色的柏油路面上,装上了现代化的交通指挥灯,双向两段横越马路的斑马线,向人们展示出二里半的勃勃生机。人们也许不会想到,这条只有在大都市里才能看见的标准、阔绰的街道,会在二里半出现。许多下班后在路上散步的工人说:“走在这路上,和省城的大街有啥差别?国家如今富强了,城乡的距离越拉越近了!
      二里半在变,变得让在外的游子难觅当年的踪迹,变得让久居在这里的人们也开始怀疑,怀疑这里还是不是当年那个很少有人知道的小地方。
      路向远方伸延,从二里半的华信大道沿绛县涑水大街西行,前面便是连接大中原的东济高速,二里半从这里走向世界,世界也因路把二里半抱得更紧。
      四十年弹指一挥间,二里半的路先后有过四次翻新和拓宽,每一次的更新都折射出一次社会的进步,每一次拓展都记录着一个时代的变迁。
      我在思索一个问题,究竟是路引领着时代前进的脚步,还是进步的时代催生出路的足迹?
      追寻着二里半路的记忆,我们又该读懂些什么……  (路 扬)
    (编辑 吴琪萌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新闻挑错 / 新闻线索提供】
    顶:0 踩:0
   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:
    当前平均分:0 (0次打分)
   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:
    当前平均分:0 (0次打分)
    上一篇 下一篇
    网站声明
        运城日报、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(含图片)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,例:“运城新闻网-运城日报 ”。
        凡本网未注明“发布者:运城新闻网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  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
    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追究
    授权法律顾问:山西庆新平律师事务所 蒲先革
    新闻热线:0359-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:0359-2233350 2233273 Email:yunchengnews@126.com 业务合作QQ:439433670 / 6906381
    中国.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编号:14083041 ·晋ICP备06003572号
    钻石娱乐场